被阿里和雷军相中的男人——何小鹏的小鹏汽车要IPO?

2020-01-17

天眼查数据显示,12月10日,小鹏汽车的运营主体广州橙行智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鹏汽车”)的47位股东,将所持全部股权悉数出质,质权人均为广东小鹏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小鹏汽车发布声明回应称,这是小鹏汽车进行集团重组的一部分,属于企业发展及优化企业股权结构的正常行为。


业内人士表示,此次小鹏汽车存在搭建VIE结构以实现在海外上市的意图。据了解,VIE架构(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可变利益实体)在国内又被称为“协议控制”,是指在境外或海外成立一家空壳公司,该空壳公司通过与境内公司签订一系列协议以完全控制境内公司。VIE架构现主要用于中国企业实现海外上市、融资及外国投资者为规避国内监管对外资产业准入的限制。

今年3月,小鹏汽车早已传出IPO计划,当时,小鹏汽车否认了这一消息。不过,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曾表示,公司确实有IPO计划,并且对海外和国内上市持开放态度。此前富士康已经出让所持小鹏汽车的股权,避免影响小鹏汽车重组进程,增加不确定性。近日又传出阿里联合创始人蔡崇信卸任小鹏汽车董事的消息,结合此次股权出质一事推测,小鹏汽车在为IPO做进一步准备。

“该轮操作是集团重组的一部分。重组是任何企业发展以及优化组织架构的常见行为,也是我们一直在进行的工作。我们未来会继续以公司整体利益为目标,不断进行结构优化,此类重组是在得到相关股东批准下进行的。”小鹏汽车相关部门负责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小鹏汽车一直密切关注国内外资本市场动态,会从公司长远发展利益出发,选择最佳时机推进IPO计划,但目前没有具体的上市时间表。

被阿里和雷军相中的男人


小鹏汽车能站上新能源汽车市场c位,享受持续不断的关注度,大部分源于何小鹏这个人物。他和蔚来李斌的一个产能赌局,他的一条Diss国产特斯拉Model3微博,都能让媒体圈兴奋讨论。

何小鹏出身互联网,在进入小鹏汽车之前,有过一段长达13年的创业经历,2014年6月,其创立的品牌UC整体并入阿里巴巴,创造了当时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并购整合,估值超过了40亿美金,三十几岁的何小鹏也因此实现了财务自由,坐拥亿万身家。这一年,还在阿里巴巴的何小鹏和YY创始人李学凌、猎豹移动CEO傅盛共同投资了小鹏汽车的前身。

更多报告下载请点击小程序!

 报告搜一搜30000+份报告免费下载!

做互联网的何小鹏也有造车梦,2017年8月,在阿里“荣退”仅7天的何小鹏,宣布加盟小鹏汽车,担任董事长,开启自己的二次创业。

在何小鹏的资源和人脉加持下,一轮又一轮的融资很快来了,其中不乏阿里巴巴、高瓴资本、GGV纪源资本、IDG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加持。


资金是造车新势力不可或缺的“生存条件”。按照原本小鹏汽车2019年的发展计划,至少有三笔钱必须花:前端要建成200座超级充电站,中端小鹏汽车要将公司规模拓展至5000人,后端肇庆工厂要开工并交付4万部新车。

小鹏汽车曾在去年底公开表示,2019年底,公司总融资将达到300亿元,其中只有三分之一会是股权投资,另外三分之二将以私募基金和其他投资形式引入。

但摆在面前的现实是,资本的热钱已然不再涌动,造车新势力也开始沦为资本的弃儿,还有人将互联网造车称为 2019年“最惨的人”。PitchBook的数据显示,截止6月中旬,中国电动车企业获得的融资同比跌幅高达87%。融资的艰难也反映了当下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大环境,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影响下,新能源汽车销量一改以往逆势增长的状态,据汽车工业协会数据,今年11月,新能源汽车销量为9.5万辆,同比分别下降高达43.7%。

而距2019年已经接近尾声,小鹏只迎来了4亿美金的融资。

今年11月,小鹏汽车官方宣布完成4亿美金的C轮融资,投资者包括知名私募基金和企业家投资者,何小鹏也继A轮、B轮之后再自掏腰包增资,值得一提的是,投资人中还有小米集团。何小鹏称雷军是“导师与贵人”,雷军也是何小鹏两次创业——UC、小鹏汽车的天使投资人。曾经在小米上市破发当日,何小鹏高调宣称通过二级市场买入了1亿美元的小米股票,此次小米投资小鹏颇有雪中送炭之感,也算是一种回报。

如今小鹏汽车累计融资也只有170多亿,比起一年前定下的“300亿元”融资小目标,似乎还差不少,而ipo似乎是缺钱的小鹏汽车在当前行业融资普遍收紧背景下合乎情理的选择。

互联网造车之困:该快还是慢


汽车工业作为民用机械工业中最复杂的产品,本需要的是时间的积淀和技术的积累。交付问题一直困扰着造车新势力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就连特斯拉也面临着产能的困难。中国目前有486家新能源公司,但事实上能拿出产品的寥寥无几。

但资本从来都是缺少耐性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新能源汽车被捏得变了形,整个行业不断被催熟,加快新陈代谢。资本裹挟之下,许多厂商不得不紧迫开工量产,快速产出,于是有了蔚来的“全程自造”+“外部代工”的模式。

2018年,蔚来晒出交付成绩单:蔚来ES8累计交付11348辆,成功跑赢了包括小鹏在内的一众造车新势力。看似抢占了市场先机的蔚来,却在2019年发生多次自燃事件:4月22日,西安蔚来服务中心一辆维修当中的蔚来ES8发生自燃;5月16日,上海某小区停车场一辆蔚来ES8冒烟;6月14日,武汉某建材市场停车场一辆蔚来ES8发生燃烧。为防止事态继续恶化,6月27日起,蔚来召回存在安全隐患的4803辆ES8,并为此交了3.39亿元的“学费”。

站在另一端,则是迟迟无法交付的焦虑,“自己想过造车难,甚至比做互联网还要难,但没想到这么难,交付比预期延迟了,所以必须向大家道歉。”2019年3月,何小鹏上海城市服务中心开业仪式上这样表示。

小鹏汽车显然赶上了国内电动汽车领域最好的时候,2017年5月,小鹏汽车1.0量产车型获得工信部首张造车新势力产品公告;2017年10月产品小批量下线,成为最先拿出产品的造车新势力。2018年3月,小鹏1.0量产车型过审,取得第一张新能源车牌。

但是它是典型的慢代表,这个“慢”首先体现在对市场的交付上,小鹏老款G3汽车自2018年4月下旬发起盲订,直到2019年6月,这批一年前盲订的车主才全部拿到车。如用户所说,相比较其他造车新势力,小鹏汽车的量产交付一定程度上是滞后的。

汽车随着技术服务的快速迭代,产品难免就会出现淘汰车型。小鹏的“慢”直接导致大部分用户刚提到车就已经贬值了,刚到手的新车直接变成了性价比不高的旧款。今年7月,小鹏新款G3车型上市,因为新款401公里续航车型的售价,比老款G3的350公里续航版的价格居然还低了1万(以今年2月1日补贴退坡后售价为准),老款车主们聚集在小鹏汽车总部门外进行维权。

小鹏汽车的“三电”(电驱动、电池、电控)均来自外部供应商,有维权车主推测,小鹏执意销售旧款G3是为了清理低续航电池的库存,如果不出售,这些库存在新车上市后除了回收再无用武之地。

蔚来变成国家队后生产就不再是问题,威马也早就拥有了自己的温州工厂。小鹏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走“慢”的路线,似乎也开始急了,它也开启了“双重布局”:规划肇庆制造厂投产的同时,主要使用海马的代工,只为早一天量产。业内专家曾表示:“小鹏汽车失去了先发优势,面对越来越多的竞争车型,其产品优势也逐渐丧失,如果不能快速‘上量’,将会面临越来越大的风险。

根据媒体报道,目前小鹏汽车唯一交付的小鹏G3车型都是由海马汽车代工生产,光是与代工厂的沟通就需要大量人力去支持,同时小鹏汽车的发展也有可能受到海马影响,前段时间,因连续两年亏损而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的海马汽车为了生存,一个月内连发两份公告,拟出售价值1.7亿的401套房产,一旦海马经营出现问题,对小鹏的汽车生产影响也不会小。

据今年10月公开的消息,小鹏汽车第二款车型智能电动轿跑P7将由小鹏自建的肇庆工厂生产,没有汽车生产经验的小鹏如何保证良品率也是一个重大问题。

何小鹏的“慢就是快”战略,可以理解为耐心培植体验。但是消费者的体验没有等来,却等来了一大批强劲的竞争对手,国产化的特斯拉推出了起售价3.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5万)的Model 3,直击大众市场。而小鹏汽车补贴前20-28万,一直强调定位在中端市场,和定位高端的特斯拉等有所区隔,Model 3的发布无疑冲击了小鹏汽车市场。另外,跨国企业也将陆续在中国推出纯电和插电混动车型,留给新造车企业的空间会越来越窄。通用、戴姆勒、宝马、奥迪等传统车企相继裁员,目的是缩减支出,在未来几年内全面转型电动化,日产、丰田、大众等跨国车企也已宣布各自在华新能源车计划。

2019年新能源汽车地方补贴开始取消,补贴过渡期后取消新能源车的购置补贴,而这部分资金也用在了基础设施建设上,比如加强充电桩的建设,营运方面也能进行电费补贴。与此同时小鹏汽车也疯狂搞起了副业,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夏珩曾在“2018中国汽车论坛”上表示,小鹏汽车未来会建1000个超级充电站,1万个超级充电桩。

小鹏的发展反映了这个时代一众造车新势力的缩影,这些新能源企业没能调整好自己的步伐,不由自主地向着补贴鼓励的方向迈进,更重要的是没有雄厚的技术沉淀做支撑。特斯拉研发5年多的时间才交付第一辆电动汽车,随后又经过4年多推出了制造成本更低的Model S,依旧面对充电问题、起火问题等争议,互联网造车光靠概念可不行。

目前,新能源汽车的价格焦虑、里程焦虑、安全焦虑仍然是困扰消费者的现实问题,这些短板不解决,在未来更低的补贴、更高的竞争下,即使未来成功ipo,小鹏汽车也将面临更大的压力,市值从119亿美元跌到如今26亿美元的蔚来就是最好的例子。